┤好緒獨愛├

關於部落格
通靈‧葉嫁‧好緒
永不滅
  • 114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10新年賀文【葉嫁恐山行】《下》

※ 一片白色的遼闊在眼前展開,偌大的土地及其上的樹木一律為潔淨白雪覆蓋,沒有一處例外。白色一向與靜聯想在一起,而這裡現在就是如此,白雪使得這片大地瀰漫著表面上感覺不到的哀傷,寂靜使得那份哀傷變得更為淡薄。 斑駁老舊的牆上高聳地立著六尊石地藏,最左邊的那尊地藏有著明顯修補過的痕跡。它們一直駐立此處,遙望、守護著眼前所見的一切,還有現在立於門前的兩人。 「…早知道就不要答應你了」喃喃低語著,安娜語氣中滿是不悅,她深深覺得自己受騙了。 這裡是恐山菩提寺的地藏殿,六年前葉與大鬼決戰之地。 「這個景色很美吧?」無視安娜飽含怒氣的瞪視,葉笑著問,看來他對自己安排的特別節目很是滿意。 「你少無聊了,來這裡有何意義?」睨了葉一眼,他明知他討厭這裡的… 億萬縷疾走的空氣匯成了朔風襲來,安娜頓感寒氣侵膚,只得暫停興師問罪,將手湊到嘴旁呼著熱氣。 「來」 像是早有準備似的,葉遞上了罐裝可可,她默默接過,訝異著自己的身體是多麼冰冷,以致於飲料傳來的熱度是如此震撼。 「…想不到這裡已經有自動販賣機了」用罐裝可可溫暖著冰冷臉頰,她道。 「當然啦,畢竟過了六年,多少會有些改變」葉附和道:「就連之前被大鬼打碎的石地藏也修好了呢」 「…已經六年了啊…」安娜緩緩地說道,聲音柔和了許多,她發覺自己已經比以前更容易屈就於葉的堅持和安撫。 …這是為什麼呢? 打開鋁罐啜飲可可,安娜徑自思考著這個問題,當她察覺葉的凝視時已經是幾分鐘後的事了。 「你看什麼看?」不客氣地問,雖然她知道葉並不會被這樣的語氣嚇跑。 「看妳啊」葉回答得理所當然,這句話倒是讓他那兇悍的妻子紅起了臉,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回答好。 「…安娜,妳真的很美…」打從心底讚賞道,不帶一絲虛假。 這是千真萬確的實話,畢竟他是對她一見鍾情,安娜的美自然是葉唯一鍾愛,只專屬他一人的。 「你…少無聊了」努力壓下害羞的語氣卻沒有成功,安娜只得再喝了幾口熱可可掩飾她微紅的臉。 葉的浪漫總是來得這麼突然,次數雖少,但每次都會讓她不知該如何是好。 「我是認真的」拉下安娜握著鋁罐的手,葉的臉突地湊近,將反射性想閃躲的她有些霸道卻又溫柔地拉住懷中,吻跟著落下。 「唔嗚…!」她就知道葉打算這麼做,但每次當她想躲時葉卻總是早一步行動,被逮住的安娜也只能怨嘆自己反應不夠快。 好不容易,葉熾熱的深吻總算結束,安娜才得以喘口氣汲取新鮮氧氣。 「…對不起,安娜」擁著懷中的至愛,葉看來有些靦腆愧疚,卻又不後悔自己剛才做的事。 俯視著安娜,他的表情變得嚴肅,透過褐色髮絲縫隙,她看見葉帶著淡淡憂傷的琥珀色眼眸。 「…葉?」 「妳不再是一個人了,安娜」 他輕喃道,聲音雖小,卻能讓安娜聽得一清二楚:「不論是現在,還是未來,我都會一直陪在妳身邊的」 被說中了心事,安娜強壓下心頭的震動。 …這是怎麼回事?擁有靈視能力的人不是她嗎?為什麼葉反而比她還瞭解一直困擾著她的是什麼? 「即使六年過去,通靈人大賽結束,一直到我們結婚,妳生下花…這麼長的時間,妳從沒有真正敞開心胸」 牽起安娜的手讓兩人十指交扣,葉觀察著她的表情,深怕自己一個不小心用言語傷害了她,他始終把她的感受擺在第一順位。 「可是,我…」 「其實,我也會怕…」葉輕輕的呢喃著,意外的台詞讓安娜訝異地停下辯解。 「葉…?」不解的抬頭,安娜看著葉,想從他眼中尋出一點他應有的自信,但現在…葉的俊眸中有的只是同樣的不安…害怕失去她的不安。 「我怕妳難過、怕妳因為自責全宗的死而離開我,所以我想讓自己變得更強當上通靈王,這樣才能實現那時的承諾、才能讓妳真正安心、才能一直陪在妳身邊守護著妳…」 手臂縮緊,葉的身子在發抖,語調勉強維持著堅定,他不想讓安娜因為他的懦弱而跟著不安。 太多的顧慮及擔心顯然讓葉忘了安娜的靈視能力還沒消失這回事。 「葉…」柔荑不捨地攀上他的手臂,有點安慰的味道。 「可是我還是不爭氣,不但沒有當上通靈王,也沒有給妳一個不再讓妳傷心害怕的依靠…」 葉的這番告白著實讓安娜驚訝,她從來不知道這些事一直在葉的心中打轉。 他怕她將失去全宗的責任往自己身上攬、他怕她因此不敢再面對過去。 她還記得當初葉王當上通靈王的那天晚上,葉低著頭不斷向她道歉的情形。 葉一直相信唯有當上通靈王才能消去安娜的靈視能力和她對這個能力的恐懼,而現在… 失去了成為通靈王的機會,葉有好幾次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安娜,這份失落感在兩人的兒子─花出生時稍稍平復了些,但他還是一直耿耿於懷。 「…對不起…安娜」 真是的,本來是想帶安娜來這裡消除她對過去回憶的恐懼的,想不到現在反而是他開始對這麼沒用的自己感到懊惱。 「葉…」安娜輕笑,她因葉的懷抱而不再冰冷的手撫上了他的臉頰,然後… 用力地一捏!! 「痛…!」 剛才充滿無盡柔情的氣氛一下子消失無蹤,葉吃痛地摀著臉,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怒視他的安娜:「…安娜?」 「你是白痴嗎?你以為我很在意這件事嗎?我告訴你,你有沒有當上通靈王我根本不在意!」 安娜的反應震懾住了葉,不過最讓他驚訝的應該是她剛才所說的話:「…妳…不在意?」 「廢話,如果我真的那麼堅持,你認為我還會留在你身邊甚至生下花嗎?」安娜斥責著葉,讓他啞口無言完全無從為自己辯解。 …奇怪? 剛才不是葉在勸說著安娜嗎?怎麼現在立場完全反了過來? 沒辦法,安娜就是安娜,她自然有這樣的能力。 「我要的是你的承諾!是你那時對我付出的關懷!」 安娜用力扯著葉的瀏海,用力到讓葉一句反抗的話也不敢說:「如果你真的這麼在意有沒有當上通靈王的話,去偷襲葉王不就得了!?」 踮腳和葉額頭相抵,兩雙眼對上,一雙承載的是反應不過來的呆滯,另一雙眼則是極具壓迫性的霸氣。 「你給我好好振作起來,既然你當不成通靈王,那麼就好好經營民宿炎、賺大錢讓我享享清福!!」 「遵、遵命!!」他只能這樣回答,不然還能怎麼辦呢? 安娜抬頭,主動往葉的臉頰送上一吻,他欣然接受了這個『懲罰』。 重新站好,安娜臉上不可避免地多了紅暈:「…好了,你說過在這裡待一下就可以回去的」 因為她這句想強硬聽來卻反而像是撒嬌的命令,葉臉上再度漾開了笑容。 「那…明年我們再帶花來,還有哥和玉緒也一起同行,好不好?」 雖然有點捨不得讓她離開自己的懷抱,但葉還是放開她並牽起了安娜的手,像今早在車站等車的時候一樣將它塞入大衣口袋,兩隻手緊緊依偎著,外頭肆虐著的風雪壓根威脅不了它們。 「…考慮」很勉強地,安娜擠出了這句回答。 葉就知道她會這麼講,但沒關係。 不只是今年,往後還有好多個除夕,可以和她一起渡過呢。 他愛她,不是因為婚約亦不是因為責任,而是多年前他對她許下的承諾。 未來有太多不可知的變數,即使如此這也不足構成分離他們的理由,因為他們之間有著最為堅韌不可破壞的羈絆…那就是對彼此的相知與相惜。 《全文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