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緒獨愛├
關於部落格
通靈‧葉嫁‧好緒
永不滅
  • 114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10新年賀文【葉嫁恐山行】《上》

『青森站~青森站到了~請搭乘乙斗星特快車的乘客們注意隨身行李~下車請注意月台間隙~』 隨著進站而放慢速度,火車緩緩地停下,破舊的播音器顫抖著傳達車掌對乘客們的叮嚀。 被噪音吵得直皺眉頭,有著一頭金髮的少女不悅地發出意義不明的呻吟,她拉起薄被翻了個身,希望如此一來可以將那惱人的廣播聲與窗外的刺眼陽光一同隔絕。 這不是她第一次睡臥鋪了,但不管有幾次經驗她還是沒辦法喜歡這種旅遊方式。 時間過長,一路上除了吃橘子和欣賞風景之外什麼也不能做,實在是無聊透頂。 雖然她先前厭惡極了身下硬梆梆的臥鋪,但此刻的她卻巴不得能賴在上面繼續睡下去。 如此想著,她又更往臥鋪裡面縮了些,這個孩子氣的動作逗得與她同行的褐髮少年輕笑出聲。 「笑什麼?」 儘管少年盡力壓低音量,但耳尖的她還是將那笑聲聽得一清二楚,殺氣騰騰地質問。 「青森到了喔,我們該下車了,等等還得轉車呢」 略過她帶著怒氣的問題,褐髮少年:麻倉葉臉上依舊是那溫柔地令少女無可奈何的笑容:「起來吧,安娜,外面已經在下雪了」 輕喚起滿臉不甘願的安娜,葉體貼地為妻子披上厚外套以免她因車外低溫而著涼。 伸手拉了拉外套衣領,安娜跟著二話不說背起所有行李的葉一起下了車,手因刺骨的寒風襲上而發冷,她將手湊近臉龐呼了幾口熱氣。 看見安娜的動作,葉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貼心地拉過她白皙的小手塞入自己大衣口袋。 安娜並沒有因此多作什麼表示,而葉也沒有進一步的動作,兩人就這麼默默地走至另一個月台換車。 這是他們一貫的相處方式,也是夫妻之間不需言語的默契。 在下北車站下了車,看著眼前白茫茫的一片大地,葉感覺到口袋中安娜的手瑟縮了一下,他明白她是想起了六年前在這裡發生的那件事。 陪著妻子在月台上站了許久,葉握了握安娜有些發冷的手,有意將她帶離那使人不快的過去。 「我們走吧,可不能讓奶奶久等了」 說完這番話,葉便向前邁了一大步走離月台出了車站,被他牽著手的安娜不得已只好跟上,還因此踉蹌了幾步。 瞥見葉緊皺的眉頭,安娜知道她正心疼著因回憶而害怕的她,才會刻意轉移她的注意力。 背著葉,安娜嘴角勾起一點點讓人難以察覺的弧線,如果沒有如此溫柔體貼的他陪伴,也許她早就不會對未來抱持任何希望了。 ※ 「真難得呢…你們兩個居然會在這個時間來看我」拄著柺杖,木乃立在玄關處迎接來訪的兩人:「明天就是除夕了,把玉緒和你們的兒子留在民宿炎好嗎?怎麼不和他們一起過年呢?」 雖然因雙眼失明未曾見過曾孫的可愛模樣,但只要一想到自己已經做了曾祖母,木乃就掩不住表現在臉上的快樂。 「放心,玉緒一個人也能好好照顧花,不要緊的」葉苦笑著回答道,想起玉緒在聽見他和安娜要回青森過新年時那驚訝的表情。 「雖然有些令人擔心,但我們過完年就會回去了,不用擔心」安娜脫下在溫暖室內已失去功能的大衣,塞到葉懷裡要他拿去掛好。 「因為我們想說好久沒回來了,所以…」 「哈哈,我明白」看著葉靦腆地抓抓頭,木乃理解地笑了。 青森對小倆口來說不僅僅是兩人第一次見面的地方,這裡同時也有著甜蜜與痛苦共存的回憶。 提著行李,葉跟著安娜上了樓,他將東西放進客房時察覺身邊的安娜不知何時消失無蹤,當他轉過身時才發現她站在走廊上,靜靜凝望著自己以前的房間。 不過幾個榻榻米大的房間並沒有開燈,但從窗子打進的些許陽光使它不至於昏暗地難以辨識其中物體的外形。 也許是因為失明的木乃一人無力整理吧,房間仍然維持著當初安娜離開時的模樣:被褥枕頭凌亂四散著,梳子隨意丟在梳妝台上,原本整齊排在素色屏風前面目可憎的人偶們也是像遭颱風掃過般東倒西歪… 整個房間呈現一片混亂,可知主人在離去時是何等匆忙。 這是當然的,畢竟安娜先前之所以會急著離開,是因為得知葉因與蓮激烈戰鬥一場後重傷住院的消息。那時她匆匆換上黑色連身裙,隨手帶了些必需品就出了門,也不管外頭黑暗肆虐寒冷迫人,安娜搭上了南下的火車趕往東京… 現在想想那時的自己也實在是太不冷靜,擔心就此失去葉的恐懼使她變得慌張不理智,直至到了醫院將葉狠狠修理一頓後,才想起她該打電話跟木乃說一聲… 「…安娜?妳還好嗎?」看妻子一直沒說話,葉試探性地輕喊著她。 「…嗯,沒事」她很快地回答。 那些事都過去了,葉當然也不可能知道整個過程,若是自己當時的慌亂被葉看見,她一定會為了滅口二話不說殺了他。 安娜走進過去生活了十幾年的房間,開始整理。 沒有安娜的允許,葉不敢隨便踏進房內,只能站在房門邊問:「要我替你把行李拿來嗎?」 「…好啊,今晚我們分房睡好了」她不假思索地點頭道。 「我想還是算了」安娜的回答讓葉驚覺自己問了個蠢問題,他隨即像個孩子般耍賴。 就知道他會這樣回答。 安娜無奈地想著,沒有停下手邊的整理工作:「你先把浴室洗乾淨,我等等要泡澡」 「是」 接了聖旨,葉先偷偷將兩人的行李放進客房壁櫥內藏好,才轉身下樓。 ※ 面積不算大的浴室內瀰漫著濃濃霧氣,模糊了其中一切物品的形體,正中央的石製浴池中溢滿了溫泉,水流自浴池邊緣淌出,奢侈地佈滿磁磚地板…即使如此,浴池後方負責注入溫泉的假山還是沒有停止供水的跡象。 安娜正愜意地斜靠在浴池邊,將以熱水浸濕的毛巾覆在雙眼上,藉此驅走惹人厭的睡意,她金黃色的美麗長髮在碧水中展開如扇,彷若水藻優雅搖曳。 她靜靜地回想著多年前的那個除夕,回想著與葉的相遇,也回想當時她在客廳甩了葉一巴掌後,葉帶著臉上的掌印對她說的那番話,以及最後等同是求婚宣言的那句話: 『到時候等我成為通靈王,我再來想辦法』 在說出這句話時,葉那認真懇切的聲音隔著拉門傳入安娜耳中。語調雖然輕得溫柔,卻將她心中厚實的石牆打開了一個缺口,以安娜未曾接觸過的感覺…… 「…嘖,搞什麼…」 拉下熱毛巾蓋住自己不知為何微紅的臉頰,明明是那麼久以前的事了,現在想起來居然還會害臊…自己真是沒用。 不再胡思亂想下去,安娜讓她的凝思隨著水流變得透明無聲,溢出浴池。 放鬆身體讓自己緩緩滑入浴池內,傾聽迴盪在澡堂中、由水滴們譜出的斷斷續續的樂章。 也許是因為自小在這裡生活了十幾年,懷念的氛圍讓安娜放下在外地一直抱持著的警戒心,完完全全地沉浸在往事中,不論那些過去是好是壞。 任水蒸氣霧了自己的視線,她凝望著白茫茫的天花板,然後閉起眼。 這是第一次,她在葉的懷抱外的其他地方感到全然、不帶任何重量的安心。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